歡迎訪問av影片盛世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官網!

茅台經銷權騙局:有人偽造聯合國文件 求助軍方高官

更新時間:2019-05-24

   5月23日下午,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消息,決定對中國貴州茅台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下稱“茅台集團”)黨委原副書記、原董事長、貴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貴州茅台,600519.SH)原董事長袁仁國涉嫌受賄一案,由貴州省監察委員會調查終結,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貴州市檢察院已對其作出逮捕決定,案件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茅台酒實行經銷商認證製,近年來茅台酒價格飛漲,讓茅台酒經銷權炙手可熱。按照之前貴州省紀委監委公布的消息,袁仁國涉嫌的罪名中首當其衝的一條是:將茅台酒經營權作為拉攏關係、利益交換的工具,進行政治攀附,撈取政治資本;大搞權權、權錢交易,大肆為不法經銷商違規從事茅台酒經營提供便利,嚴重破壞茅台酒營銷環境。

   貴州省紀委監委稱,袁仁國身為黨員領導幹部和貴州省重點國有企業負責人,把黨和人民賦予的國有企業經營管理權當作個人和家族謀取私利的工具。

   實際上,茅台經銷權作為稀缺資源,已經成為各方謀利的工具。記者掌握的判決顯示,全國曾發生多起以“有關係可以辦經銷權”為名義的詐騙,受害者多被騙上百萬元;也曾有部隊高官參與辦理經銷權,並最終辦成;甚至有高中文化的行騙者偽造了“聯合國軍事合作統一管理組委會”文件和國務院辦公廳文件,騙過了茅台高層。

   茅台經銷權騙局

   2018年,貴州省遵義市中級人民法院一份判決,揭露了高中文化的譚某是如何騙過茅台集團高層領導的。

   法院查明,2017年4月,譚某持偽造的某領導手寫便條,到貴州茅台集團辦理茅台酒專賣店及購買茅台酒的審批手續,未果。

   2017年11月,譚某偽造國務院辦公廳(國辦發[2017]188號)文件,並編造“聯合國軍事合作統一管理組委會宣言”“世界華人聯合總會關於聯合國主權國代表北京會議餐飲酒、業務禮品用酒的報告”“世界華人聯合總會授權書”等文件,申請購買茅台酒並開設專賣店。

   其偽造的國務院辦公廳文件寫道:“茅台酒集團公司:原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經濟局長、現中央國務院政策顧問李某同誌前來你公司調研,請予接待。”譚某在該文件上偽造了李某簽字,並附上內容:“請袁仁國董事長以經銷商方式批準譚某同誌主持的聯合國會議業務禮品用酒每年10噸為感。”

   2017年12月,茅台集團領導見上述材料後,簽字批準了貴州茅台酒10件(6瓶裝,999元瓶)給譚某,譚某隨即轉賣獲利3.5萬元。

   2017年11月,譚某偽造國務院辦公廳(國某辦[2017]128號)文件,準備用於聯係相關業務,後被公安機關查扣。

   2018年1月26日,國務院辦公廳為此還專門函複公安部刑事偵查局:你局提供的“國務院辦公廳文件(國辦發[2017]128號、國辦發[2017]188號)”及所用印章係偽造。

   軍方高官參與

   另一起涉及茅台經銷權交易的案件發生在新疆烏魯木齊。2018年該市屯河區人民法院作出的一份判決,牽出軍方高官參與交易的細節。

   法院查明,新疆新瑞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下稱“新瑞石化公司”)實際控製人王某與時任中國人民解放軍XX政委田某(另案處理),因1985年同在蘭州軍區服役熟識,屬上下級關係。

   2000年,王某注冊成立新瑞石化公司。通過時任中國人民解放軍XX政委田某的幫助,自2011年始,該公司取得茅台酒特約經銷商資格,所購茅台酒用於公司商務接待。

   2013年春節前,新瑞石化公司為感謝田某,由王某安排公司人員從新疆烏魯木齊市航空托運50年的茅台酒4箱、30年的茅台酒6箱、15年的茅台酒20箱至北京,並由王某出麵將上述30箱茅台酒送給田某,放置在田某位於北京市朝陽區閑置的房屋內。案發後,涉案茅台酒被軍紀委予以扣押。經鑒定,涉案物品價值超過106萬元。

   令人苦笑不得的是,還有行騙者假借袁仁國“小舅子”“外甥”等親戚的名義,號稱能辦理茅台酒經銷權,騙得上百萬元。

   江西省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份2014年的判決顯示,2011年9月19日,被害人肖某為了能辦理飛天茅台酒的經銷權,通過朋友找到楊某幫忙。楊某自稱是某委員會地方編輯部的常務副部長,能通過關係幫肖某辦理好貴州飛天茅台酒撫州經銷權,先後多次以辦理經銷權需要手續費、差旅費、招待費及幫肖某購買海關罰沒高檔車來撐門麵等為由,共騙取肖某人民幣118萬元。

   行騙過程中,楊某曾帶領多名人員,介紹稱他們是袁仁國的“小舅子”“外甥”,與肖某見麵。楊某甚至謊稱,等到肖某的茅台酒專賣店開張的時候,楊某可以邀請中央領導人曾某、吳某等和袁仁國到現場去。

   已有前車之鑒

   早在袁仁國被捕之前,茅台集團原黨委委員,貴州茅台原副總經理、財務總監譚定華已經因為經銷權交易落馬:“隻要送錢,就可以成為茅台公司經銷商、供應商。”公開信息稱,2006年至2015年間,譚定華利用職務便利,先後為10多家公司成為茅台集團的茅台酒經銷商、供應商等提供幫助,收受財物3460多萬元以及200克金條一根。

   2006年、2008年、2010年,林某某、王某夫婦,先後找到譚定華的妻子陳某,請求譚定華幫忙辦茅台酒經銷商,並承諾將賺的錢對半分。陳某答應後,將此事告訴譚定華。之後,譚定華利用職務便利,向茅台酒廠銷售部門工作人員打招呼,使林某某、王某夫婦實際控製的3家公司先後成為在貴陽、福建的茅台酒經銷商。

   林某某、王某夫婦賺錢之後,多次向譚定華的妻子陳某輸送錢財。收錢時,陳某不收現金,而是用兒子、兒媳、姐姐、兄弟、侄兒、侄女的身份證在銀行開設賬戶,收受錢財。2011年到2013年,林某某、王某夫婦分12次向陳某提供的6個銀行賬戶打款2900多萬元。

   2011年下半年,王某再次找到譚定華的妻子,想成為茅台酒廠手提袋的供應商,照樣承諾將賺的錢對半分。之後,在陳某的請求下,譚定華利用分管物資供應的職務便利,安排下屬將林某某指定的公司列為茅台酒袋供應商。為感謝譚定華的幫助,林某某、王某夫婦於2010年至2015年3次通過銀行轉賬方式向陳某控製的賬戶轉款140多萬元。

   按照類似操作模式,之後,陳某又幫人成為了茅台酒廠有機小麥的供應商。

   值得注意的是,譚定華年薪並不低。貴州茅台2014年年報顯示,其稅前年薪超過180萬元。接受組織審查時,譚定華已從貴州茅台退休一年多。“現在又分管這麽多部門,每天上門請你吃飯,求你辦事的人多了,自己有一些飄飄然。”譚定華在懺悔書中寫道。

   顯然,譚定華的前車之鑒並沒有讓袁仁國警醒。除了涉嫌茅台經銷權交易,貴州省紀委監委公布的袁仁國涉嫌罪名還包括:大搞“家族式腐敗”;轉移贓款贓物,與他人串供,對抗組織審查。違反組織紀律,不如實報告個人有關事項。違反廉潔紀律,違規從事營利活動,非法獲取巨額利益;大搞權色、錢色交易。違反國家法律法規規定,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涉嫌受賄犯罪。

Copyright © 2002-2019 版權所有

av影片盛世電子商務有限公司 黔ICP備17008201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