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av影片盛世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官網!

綜合稅率超93%,美國酒在華市場要“涼涼”?

更新時間:2019-05-16

   5月9日,美國政府宣布,自2019年5月10日起,對從中國進口的2000億美元清單商品加征的關稅稅率由10%提高到25%。

   對此,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辦公室表示,美方上述措施導致中美經貿摩擦升級,違背中美雙方通過磋商解決貿易分歧的共識,損害雙方利益,不符合國際社會的普遍期待。為捍衛多邊貿易體製,捍衛自身合法權益,中方不得不對原產於美國的部分進口商品調整加征關稅措施。

   5月13日,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辦公室發布名為《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發布公告決定對原產於美國的部分進口商品提高加征關稅稅率》的公告。公告顯示:自2019年6月1日0時起,對已實施加征關稅的600億美元清單美國商品中的部分,提高加征關稅稅率,分別實施25%、20%或10%加征關稅。

   而在此次加征關稅商品清單中,原產美國的諸多酒類產品也涵蓋其中。“小包裝的鮮葡萄釀造的酒”“大包裝的鮮葡萄釀造的酒”“無醇啤酒”,甚至釀酒機器等都將加征25%關稅,啤酒花、伏特加酒等將加征20%的關稅。

   關稅加征,是否會對美國酒在中國的市場份額產生影響?進口經銷商又將因此受到怎樣的衝擊?

   綜合稅率超93%,誰慌了?

   數據顯示,自中美貿易戰以來,此次已是美國葡萄酒第三輪加征關稅,前兩次先前分別為15%與10%,此次加征關稅由去年底10%提高到25%。也就是說瓶裝葡萄酒僅關稅就從最初的14%達到今天的54%。在此基礎上,再加上13%的增值稅與10%的消費稅,美國瓶裝葡萄酒的綜合稅率將達93.35%。

   以海關核定一支葡萄酒的關稅完稅價格100元為例,該葡萄酒在進口環節一共產生的稅負計算如下:

   關稅 = 100× 54% = 54 (元)

   組成計稅價格 = (100 + 54)÷ (100%-10%) = 171.11 (元) (注意此處不是關稅的完稅價格,而是還要加上消費稅)

   進口環節應納增值稅 = 171.11 × 13% = 22.24 (元)

   進口環節應納消費稅 = 171.11 × 10% = 17.11 (元)

   進口環節總稅負 = 54 + 22.24 + 17.11 = 93.35 (元)

   所以,100元的葡萄酒,在進口環節繳納關稅、增值稅和消費稅合共93.35元,占葡萄酒價格的93.35%。

   可以預見,隨著關稅的不斷加征,美國葡萄酒在中國的市場份額也將隨之變化。

   據中國食品土畜進出口商會酒類進出口商分會數據,2017年,美國原瓶葡萄酒進口量為963.37萬升,進口額為7559.04萬美元,市場占比為3.0%;2018年,美國原瓶葡萄酒的進口量為1282.58萬升,進口額為7554.10萬美元,市場占比為2.8%。相較而言,美國葡萄酒進口量雖增長明顯,進口額卻並未因此增加,市場占比反而下降0.2個百分點。

   目前關稅加征在銷售端還未體現,對多數進口經銷商來說並無太大影響。有經銷商稱,“美國酒在進口酒市場中的份額本就不大,多數經銷商在關稅加征之前便有所囤貨,影響不明顯。今後也可以選擇少賣或不賣美國葡萄酒,甚至可以用其他酒來代替”。

   同時,有業內人士透露,中國進口酒市場存在“走水貨”現象,經銷商會選擇將一些高端酒通過“走水貨”的方式避稅,因此並不會受到關稅上漲而帶來的慣性限製。

   目前,走“水貨”避稅現象,在進口葡萄酒免稅的香港地區附近表現尤為明顯,例如深圳、廣東等地。深圳海關允許每人憑護照攜帶兩瓶酒入關,由此也催生出了一批“人工運貨”的隊伍,關稅加征對這部分酒來說形同虛設。

   有經銷商稱,中美貿易這次互加關稅,更大的影響不是在於關稅本身,而是人民幣貶值對進口成本增加帶來的效應,美國酒並非關鍵。

   美國酒還是門好生意嗎?

   如果與澳大利亞近年來不斷增長的葡萄酒對華貿易水平相比,美國此次貿然加征關稅可謂十分不明智。

   以澳大利亞為例,自2008年以來,澳大利亞葡萄酒對華出口增長959%。而自2019年1月起實行的免關稅政策,又為澳大利亞葡萄酒在中國市場的擴張提供了良好的增長環境。

   反觀美國進口葡萄酒產品,關稅加征帶來的價格上漲,勢必對中低端產品市場造成衝擊。據美國葡萄酒協會此前發布數據顯示,2018年,美國葡萄酒出口額下跌近5%至14.7億美元,出口總量下滑超過1%至3.75億升。其中中國市場的明顯下滑成為影響出口總量的重要因素。

   有美國葡萄酒貿易觀察者指出,“2018年,美國對亞洲的葡萄酒出口量與前兩年健康的增長率相比有所下滑。美國對中國出口額下降了近25%,成為了導致出口疲軟的直接原因。但根本原因還是在於美國對中國出口葡萄酒的關稅上漲。”

   此外,由於價格上漲,美國中低端葡萄酒所麵臨的替代風險也有所增加。有進口商表示,從風格、價位、品質等方麵來講,美國葡萄酒的可替代性較強,澳大利亞、阿根廷、智利等國的新世界葡萄酒均能成為備選,市場收縮的可能性進一步增加。

   而對於高端酒產品,有業內觀點指出,高價格並不意味著高品質或高端形象。美國酒中形象、品質具佳的隻占極少一部分,且多被自己國家消費。相較法國的勃艮第以及很多波爾多的名莊,美國高端葡萄酒在中國市場的市場優勢並不突出,關稅增加所帶來的影響實則並不明顯。

   而對於進口酒商來說,根據市場和政策導向及時增減品類,調整產品結構,或許才能夠更大限度防範關稅上漲帶來的市場風險。

Copyright © 2002-2019 版權所有

av影片盛世電子商務有限公司 黔ICP備17008201號-1